奥斯曼土耳其王室后裔为何会流亡到中国江西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末代苏丹穆罕默德六世流亡海外,最终客死他乡。跟随他的独子——埃尔图鲁尔.默罕默德.埃芬迪王子,也于1944年客死开罗。但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王室血脉,却并未断绝。

虽然穆罕默德六世仅携带独子,乘英国军舰流亡海外,但帝国王室成员遭到流放者亦不计其数。其中有一支王室支脉,即回到了突厥人的发源地——中华帝国。目前,这一支脉已流传三代。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家族人才辈出,比如说下面即将要介绍的这位——“当代鹤王”阿里·萨里汗先生!

阿里·萨里汗,中文名吴金海,1948年出生于江西南昌。土耳其帝国王室后裔。景德镇丝路青花艺术研究会会长,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百名家书画艺术家之一,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家高级工艺美术师,作品多次在日本展出并获奖。

阿里先生父亲是土耳其前身的奥斯曼帝国的王室成员,奥斯曼帝国被推翻后于1925年避难来到中国。1948年,阿里出生于南昌,中国名字叫吴金海,是一位穆斯林。阿里5岁开始学习中国书画,从此便与中国笔墨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接受采访中,阿里先生说,他父亲的土耳其名字虽然叫阿里·侯赛因,但当时的南昌人都不叫他这个土耳其名字,也不叫他中国名字吴星,而是叫他“土耳其”,因为他父亲是当时一位著名的眼科大夫,还创办了解放初期南昌市最早的眼科医院,1956年加入中国籍。他母亲名叫陈馥莲,湖南人,也是一名大夫。母亲之所以嫁给父亲,是因为阿里先生的外公也是一名大夫,且跟阿里先生的父亲是忘年交,对阿里先生父亲的眼科医术很赏识,便作主将女儿嫁给了这位土耳其人,这在当时也是需要一定的心襟、眼界和勇气的。

据阿里先生和他的家族成员共同回忆,他父亲出生于1902年,是在1924年前后土耳其发生革命,奥斯曼帝国被推翻后来到中国避难的,最后定居于南昌,来中国时他父亲还是一个22岁左右的年轻人。阿里先生的奶奶在当时的王室中排行第七;尽管他父亲平时从来不谈土耳其王室的往事,但每逢节庆日,特别是过年的时候都会悄悄流泪,他们知道父亲是在想念远在土耳其的妈妈。

在阿里先生提供的一组家族成员老照片中,可以看出阿里先生父母共生育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阿里先生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大哥,下面有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从当初父亲吴星只身避难来到中国并定居南昌,到如今五兄妹及其后代尽管分布各地,但这个有着一半土耳其人血统的中国大家庭中却是人才辈出。据了解,阿里先生的大哥一直定居在南昌,他的大侄子吴云青现担任江西省太极拳协会副会长,陈式太极拳第十二代传人;二侄子吴亚西现担任上海跳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他的一个妹妹管理一家日资公司;他的外甥外甥女——陈鸿良、陈鸿慈,在商海打拼多年后毅然回到九江,在庐山南麓秀峰景区康王谷创办了九江市第一家民营公益性质的九江市民族养老康复中心,让穆斯林老人们在青山绿水间颐养天年。这个土耳其王室后裔的大家庭每位成员,都已成为促进各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份子,贡献着各自的聪明与智慧。

他是一位入选《中国名人堂·当代百名书画艺术家》的著名画家,又是玄道水墨画创始人;他有一个中文名字吴金海,还有一个名字阿里·萨里汗;他有一半中国血统,又有一半血统来自土耳其。今次在莞举办个人青花水墨作品展,意在传播中国传统文化。

阿里先生5岁开始自学中国书画,尤爱水墨画,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独到的见解,并在自学过程中形成了其对水墨独特的理解方式。几十年来,阿里先生潜心探索书画艺术,加之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独到的见解,在绘画上自成风格,并创立了“玄道水墨”,并把青花瓷上的青花变成了水墨画,自成一派风格。

这位末代土耳其皇室后裔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中国。后来成为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被誉为“鹤王”,他虽然信仰伊斯兰教,一生却以佛教的“禅”作画,追求心灵与自然顿然合一,寻求他心中的“世外桃源”。

在阿里先生的作品展览厅里,陈列着他各种各样的得意之作。这些作品的元素有白鹤、墨龙、墨竹、墨松以及达摩、观音等宗教人物等,鹤则是其作品的主要元素。他认为鹤是纯洁、高贵的生灵,优雅、自由,为此创作了大量仙鹤题材的作品,因而有人称阿里先生是“当代鹤王”。阿里先生所有的作品都仅有一件,绝无复制。

根据阿里先生所提到的1924年前后发生的土耳其革命这一历史事件,记者上网查阅了相关资料显示:1919—1922年土耳其发生了革命,史称“凯末尔革命”,这是以它的领导人凯末尔命名的革命。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1880—1938年)的祖先,原是迁居到奥斯曼帝国欧洲部分萨洛尼卡的【犹太人】。他早年参加1908一1909年青年土耳其运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指挥保卫海峡战役,曾击败英法联军。凯末尔是集政治家、军事家和思想家于一身的人物。在1919—1931年的**和改革过程中,他综合了民族的实践和理论,系统完成了东方的“世俗改革型”的民族主义——凯末尔主义。如此看来,阿里先生及其家族成员的回忆内容,是与历史事实相吻合的。

阿里先生说,他父亲的土耳其名字虽然叫阿里·侯赛因,但当时的南昌人都不叫他这个土耳其名字,也不叫他中国名字吴星,而是叫他“土耳其”,因为他父亲是当时一位著名的眼科大夫,还创办了解放初期南昌市最早的眼科医院,1956年加入中国籍。

有关阿里先生的这一说法,记者在网上搜索相关资料时,同样找到了一份佐证。在一部名叫《四十年目睹之现状》纪事体的传记小说的第五章节《妈妈》中,作者林婉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我考进了和姥爷家同一个街区的南昌三中,街区西边的胜利路和南边的中山路是当时南昌的最主要的马路,北边的民德路和东边的象山路也是大马路,三中在街区中间,所以整个街区没有小街巷,胜利路这一段叫洗马池,是当时的商业中心。八一起义纪念馆在中山路这一段的路对面。现在的南昌大多了,当时我们觉得很远的,看作城边的,后来修的八一大道成了城中心。

进校时,正在大炼钢铁,操场上排着一个个土堆的炉子,有的扒开了,还有一团团的有蜂窝眼的大“铁”块。我们太小,没有参加大炼钢铁。可能是布置了收集原料,一大早我跟着一个同学,他带了钳工铁锯,去锯姥爷家斜对门的银行铁拉门。银行里面的人打开里门看见后,跟我们商量说,他们也有收集废铁的任务,我们锯走了,他们也完不成任务了,让我们去别的地方找废铁。

【姥爷家来聊天的朋友中】的一个老工程师吴光楚,女儿从美国给他寄的大米白面,他送来给姥爷一些。那米有中国米的三倍长,面蒸的馒头是几乎透明的。朋友中的另一个,自己开业的【土耳其人眼科医师吴星】,不知为什么事被罚了三千块钱。三千块当时是不得了的大数,他一病不起,死了。

【外祖父家每天晚上都有几个朋友来聊天,来得最勤的是一个自己开业的土耳其人,眼科医师叫吴星;南昌最大的前店后厂中药店“庆仁堂”的前总管、一名厨师】。

他们每天聊天到很晚,外祖父会让送宵夜。孙辈们总是到时起来,假装撒尿,等着跟着吃宵夜。

……从上述这两处文字中可以看出,一是作者林婉在上世纪的五十年代,曾在南昌三中就读;二是经常到她的外祖父家中聊天的朋友中有一个土耳其人名叫吴星,是自己开业的一名眼科医生;三是大致交代了土耳其人吴星病逝的时间和原因,这些内容也进一步印证了阿里先生所介绍他父亲是土耳其人眼科大夫等情况。阿里先生于1948年2月5日出生于南昌,他说他父亲在他10多岁时就去世了,这一说法也与作者林婉记录土耳其人吴星病逝时间大致吻合。只是,阿里先生有可能还不知他父亲曾被罚过三千元钱,而且为此事一病不起这一内幕消息。

土耳其人发源地不是中国,其民族主体是地中海民族。所谓来自中国新疆是西方历史学家的一个错误。

这位末代土耳其皇室后裔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中国。后来成为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被誉为“鹤王”,他虽然信仰伊斯兰教,一生却以佛教的“禅”作画,追求心灵与自然顿然合一,寻求他心中的“世外桃源”。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